職場資訊
玩家在線時間翻倍 人頭增加廣告未升 大遊戲商疫市得益 中小企未能分甘
26 May 2020
Bookmark and Share

疫情爆發讓市民減少外出,間接令不少電玩或手遊近月的營收得以報捷。有遊戲商加緊宣傳上架多年的經典遊戲,成功吸引舊玩家重投遊戲世界,玩家在綫時間翻倍增加。惟行內人稱,疫情利好的只有大公司開發的遊戲,反觀中小型遊戲商最近不少項目延誤或取消,致其資金流出現問題,業界為保生計只得暫時轉營遊戲以外的程式開發。有打算在內地成立遊戲工作室的業界,因疫情致開發遊戲進度受阻,預計行內今年推出的中型投資遊戲數量大減,連帶影響遊戲代理商生計。

 

 

疫症逼使大眾盡量在家,變相利好遊戲市場,世衞早前更曾在Twitter宣布,跟遊戲業界合作推出「#PlayApartTogether」活動,鼓勵市民留家打機抗疫。全球多家大型遊戲開發商近日公布業績,不少皆有提到疫情令玩家在綫時間加長,收入因而錄得增長。

 

 

免費下載玩家未必付費

匯創紀香港有限公司製作人黃智恆指,若遊戲本身已有固定玩家,在疫症之下均會發現玩家在綫時間增加,以其公司於十年前推出的一款經典遊戲為例,近期再加強宣傳後,成功吸引了已上年紀的舊玩家重投其懷抱,「讓大眾知道原來現在還可以玩這款遊戲,玩家數目有明顯增加,收入比起疫症爆發前錄得倍數增長。」惟他亦承認,該遊戲用戶本身基數不大,確實收入仍是有限數字。

 

 

本地遊戲廠商6waves行政總裁及創辦人周邦亮集中開拓日本及美國市場,他留意到兩地在政府宣布「禁足令」後,其遊戲無論是新增用戶及用戶平均上綫時間均有上升,但收入升幅卻沒外界想像般明顯,「始終我們是免費下載的遊戲,玩家不一定要付費都可以繼續玩。」

 

 

此外,坊間有不少免費遊戲要求玩家觀看完整廣告,才可繼續下一關的挑戰,從中賺取收益。熟悉遊戲市場的香港電子競技創辦人鍾培生指出,疫情下玩家比過去更願意觀看廣告,「以前平均看四個,現在看十二個都可以」,惟經濟受疫情打擊,企業廣告開支大減,即使玩家多看了廣告,遊戲商獲得的廣告費比過去明顯減少。

 

 

無新生意未收「尾數」

對於部分遊戲商收入未見額外增長,香港數碼娛樂協會主席彭子傑認為,遊戲業界營業額翻倍增長的得益者多為大型遊戲商,「大公司手頭上有一大堆遊戲,他們開發的『輕課金』消閒遊戲,盈利增長幅度較佳,惟屬『重課金』的電玩遊戲在經濟下滑時的收入下跌。」他續說,中小型遊戲商無新生意、未收「尾數」,且有項目延期開發,未能在「遊戲旺市」中得益。

 

 

彭子傑稱,遊戲業界難獲抗疫資助,加上手頭沒遊戲推出而招致周轉不靈,故有行內人暫時轉做一些跟遊戲開發無關的項目,如承接建築資訊模型(BIM)的軟件開發工作,以確保收入得以維持,「BIM跟遊戲技術尚有點關係,牽涉到影像化整合,但業界於正常市道下,較少兼做其他項目。」

 

 

招聘受阻 礙開發遊戲

疫情雖然增加手遊玩家上綫時間,卻阻礙遊戲商開發遊戲的進度。鍾培生去年底在內地設立工作室,原打算在今年年初開始遊戲開發,惟人手招聘工作受阻,至今仍未完成,他預計今年年底推出遊戲的計畫難以完成。

 

 

彭子傑去年開始大灣區發展大計,他解釋,數碼娛樂協會為首的香港業界已在東莞選址開設工作室,並跟當地業界及政府協商行業特優政策,盼藉此助中小型遊戲商打破大公司壟斷,攻入內地開發市場,惟相關工作已經暫緩,且未知下半年是否有望重啟。

 

 

內地停批版號延推項目

黃智恆表示,其公司原定有遊戲可於今年初通過內地審批,惟內地停工及停批遊戲版號,故項目將會延誤一兩個月,未能趕上遊戲玩家在家打機的熱潮,「業界的收入受到影響,同樣跟審批等候多時仍未通過有關。」

 

 

鍾培生指出,疫情對大型遊戲開發商的影響有限,惟不少中小型業界的情況與他相似,「不少中型投資遊戲的開發人,原本在大型遊戲商工作,他們在去年尾的國際遊戲行業展覽中找到投資者資助後另起爐灶,開新的工作室開發遊戲,結果這批人現在的工作完全停頓。」他預計今年推出的中型投資遊戲數量將會大減,連帶影響遊戲代理的生計,「遊戲代理公司本身已經走下坡,很多遊戲公司已經有自己的團隊可以兼營不同地區的發行,香港遊戲代理生意只會愈來愈難做。」

 

 

本港電競比賽受疫情影響被逼取消,生意大受影響,經營電競戰隊的鍾培生卻表示,由於其戰隊的比賽在台灣進行,過去數月只是閉門作賽,未有取消,觀眾仍可直播賽事,加上其戰隊今年成績理想,粉絲更從台、港、澳,拓展至越南、泰國、印尼等東南亞市場,他認為疫情令企業贊助取態更審慎,業界目前處於汰弱留強階段。

 

 

加強規管小遊戲

中小型開發商「受累」

內地有傳將推行最嚴遊戲禁令,限制全球同服、加強規管小遊戲,有遊戲商認為,劃分中外伺服器不難,但中小型開發商的營收或因小遊戲監控提升而受影響。

 

 

據內地自媒體《遊戲葡萄》早前取得的政策文件,內地政府將有多項措施加強監管遊戲,如不得在遊戲中宣揚「全球同服」功能,當局同時譴責近期有玩家利用地圖編輯、人物裝扮等功能建立組織,宣揚分裂祖國思想,外界相信此跟大熱遊戲《集合啦!動物森友會》被下架有密切關係。

 

 

就內地電玩世界「封關」,匯創紀香港有限公司製作人黃智恆稱,內地素要求遊戲商為內地玩家設專門伺服器,相關遊戲亦須經審批,下禁令只是更嚴格禁制玩家自行購買的海外版水貨遊戲。香港數碼娛樂協會主席彭子傑指,玩家的遊戲道具、武器於同服功能中止後,或未能帶到內地伺服器,行政問題有待開發商處理,但內地玩家數目夠多,足以自成一角,整體對業界影響不大。

 

 

禁令文件另有提到小遊戲、單人遊戲非法外之地,玩家須實名認證,禁開發商在遊戲內部通過植入違規廣告獲取收益。黃智恆認為,此舉對開發廣告遊戲的中小型遊戲商的影響更為顯著,「以前遊戲沒付費功能就不用監管,如今有廣告收入亦納入規管,同樣要領取版號才可上架。」